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利来最老牌推选AG发财网 > 市值蒸发735亿港元,有赞再度被曝大裁员:有部门比例高达70%

市值蒸发735亿港元,有赞再度被曝大裁员:有部门比例高达70%

html模版市值蒸发735亿港元,有赞再度被曝大裁员:有部门比例高达70%

在职场交流平台脉脉上,不断有赞员工匿名透露公司裁员风向。

近日,有不少网友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有赞裁员,并且裁员比例疑似中台部门达到70%,新零售部门50%,教育部门全员裁撤,人员达2000人。

两个月前,有赞就被爆裁员1500人,并且还把裁员写进了公司的2022年OKR里。如今有赞裁员的传闻再度甚嚣尘上。

年内第二次陷入裁员风波

3月26日,有爆料称,有赞开启新一轮裁员,有部门裁员比例高达70%。一个装满员工工牌箱子的截图流传全网,有知情网友称是有赞裁员后留下的员工工牌,在其他流传图片中,不仅工卡遍地,公司电脑也在成排等待变卖。

据时代周报报道,在这轮裁员传闻中,有赞进行大力度“优化”处理的是中台架构。一位证实为有赞员工的用户透露,有赞中台部门达到70%,新零售部门50%~60%,“这周已经谈完了”。

有赞最新的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有赞拥有员工4358人,裁员50%也就意味着约有2200人被裁。

据红星资本局报道,3月27日,有赞一内部人士也确认了裁员的消息。该内部人士表示,有赞确实在裁员,不赚钱的部门都裁掉了,“产研裁了70%,其中教育的产研裁了100%,微商城和零售的产研裁了30%;中台技术裁了79%,销售没裁。”

“裁掉2000多人,已被裁”“去年校招进来,现在也即将被裁”“今天走一波,下周四走一波,再见”。在职场交流平台脉脉上,多位自称是有赞的员工透露已经被裁。

另一位有赞被裁员工表示,应届生刚签offer后实习了几个月,便遇到这么大规模裁员,2022届几乎全被解约,“这个时间点还有哪些公司招人?太慌了。”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新浪科技便报道称,有赞于当月启动了第一轮裁员。其中,尊龙d88,有关产品和技术研发人员首先被裁,涉及员工人数甚至超过1500人。彼时,有说法认为,1500人的裁员数量已经超过有赞员工数的三分之一。

同时,有赞把“人员优化”写入了2022年的OKR中,即一线销售之外的整体人数全年减少一定比例,称是“优化目标管理和迭代机制把精力保证在核心目标上,保证行动力和协作效率。”新浪科技引援的多位被裁员工透露道。

“从公开996开始,到全员0.5个月年终奖,再到内斗换帅,一下回到解放前。”一位匿名用户称,有赞裁员是意料之中。“极速扩张必然带来隐患,拿着投资人的钱不停的enjoy,毫无增长点,业务停滞不前。”上述匿名用户说道。

而对于上述裁员消息,截至发稿,有赞尚未回应。

预计2021年亏损约32.9亿元

有赞在公众中的知名度并不高,但在微信、快手等平台的电商生态中,有赞则占有一席之地。

有赞的创始人为白鸦(朱宁)在2012年创办了有赞的前身口袋通,2014年公司正式更名为有赞。2018年4月有赞在港交所完成借壳上市,被称为“微信电商第一股”。

有赞的核心业务为SaaS服务,为微信、快手、抖音等平台的中小商家提供开店等工具,针对不同垂直行业,包括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等解决方案。

收入主要包括三个部分:SaaS服务订阅费、商家解决方案的交易服务费以及其他等三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传出裁员消息的前一天,有赞发布盈利警告透露,预计2021年亏损约32.9亿元,其中预期商誉及资产减值约21.8亿元,年度经调整非香港财务报告准则亏损约9亿元。

对于2021年的巨亏,有赞在公告中也解释称有3个原因导致:

第一、商家服务现金产生单元因为受到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的互联网行业环境和意外延长的疫情影响,导致业务表现未达预期。公司预期对相关商誉及资产确认减值约为21.8亿元,该等减值皆为非现金性质。

第二、为了促进本集团的销售业绩并配合本集团门店SaaS业务发展,销售开支增加幅度约为23%,该等开支增长虽未在2021年达到明显收入效果,但对于本集团未来发展有促进作用。

第三、为了丰富及完善本集团的产品组合,2021年度投入了研发支出的增加幅度约为30%。

实际上,成立近10年,有赞一直头顶亏损的难题。

2021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有赞当期实现营收11.76亿元,同比下降9.9%。前三季度,有赞的经营亏损为7.5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56亿元经营亏损有所扩大,同比增长113%;期内亏损6.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3.4亿元。

2018—2020年,有赞经营亏损分别为7.72亿元、9.95亿元、5.63亿元;这意味着,中国有赞近三年累计经营亏损超过20亿元。

负债也在连年攀升。2018—2020年,有赞总负债从27.99亿元攀升至75.82亿元;负债率从41.88%增至62.09%。

与此同时,有赞旗下欲两度冲刺港交所的控股子公司有赞科技,也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有赞科技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5.04亿元、3.30亿元以及2.97亿元。

市值蒸发735亿港元

细看有赞的业务模式,其主要营收来源是订阅解决方案及商家解决方案,也就极为依赖商家背后的平台,如微信、快手。

2020年7月15日,微信官方上线微信小店,可以帮助商家免开发、零成本、一键生成卖货小程序,相当于一个免费版有赞。这对有赞的冲击不言而喻,次日,有赞股价便大跌7.53%。

而有赞与快手的合作始于2018年,其为快手提供了“短视频电商导购”解决方案。根据浦银国际研报显示,2019年四季度到2020年一季度,来自快手平台的GMV占中国有赞总GMV四成。

到了2021年11月,快手宣布切断了有赞和魔筷的第三方链接,魔筷作为快手的官方服务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商品供应,有赞则彻底消失在了快手。

快手断链对于有赞的影响更为直接,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赞的481亿元GMV仅同比增长4%,其中来自快手渠道的GMV占比已降至20%。

有赞CFO俞韬彼时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中国有赞今年上半年GMV不理想,主要是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下滑影响。

除了业绩颓靡不振,有赞还陷入人事动荡。

2021年12月,公司董秘冯国良离职,郑程杰接任;同月,董事会主席关贵森则因牵涉一桩案件离任。有报道透露,关贵森因其关联的独资公司涉嫌与一项刑事犯罪有关,因而从有赞辞去该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等职务。据新浪科技称,2021年10月,有赞副总裁陈锦晖也已离职。

此外,从股价变化上,也能看出有赞从扩张到收缩的端倪。

数据显示,有赞2020年全年股价涨幅高达367%,2021年2月最高点达到4.5港元每股,市值一度突破770亿港元,比2020年初增长近7倍。

但在最近的一个交易日收盘,有赞股价仅为0.19港元,市值仅35亿港元,股价距最高点4.52港元已跌去超过95%,市值蒸发了735亿港元。

面临公司巨亏与股价大跌,有赞的确已经到了调整的关键时刻了。

(钛媒体App编辑武枫叶综合自21经济、和讯网、中国经济网、红星资本局、时代周报)